深圳商報記者 彭蓓
   本月我市有2名急診科醫護人員被毆打致傷。昨天,15名全國、省、市、區四級人大代表到北京大學深圳醫院調研該院急診科護士被毆打一事。
   醉漢打傷急診科男護士
   2月25日凌晨,一名年輕男子進入北大深圳醫院急診科護士分診台,在男護士袁振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一拳打向袁護士右眼,導致袁護士眼鏡碎裂,鏡片刺入袁的右眼下眼瞼,鼻中部右側也被劃傷。
   監控錄像顯示,男子打人的過程不到一分鐘,就被醫院保安拉開。隨後,男子離開急診科。
   據袁振民回憶,當時男子說他的朋友受傷,要馬上看醫生。袁振民告訴男子,要看看病人的情況,根據病情進行分診。
   “當時病人不在場,我沒辦法瞭解病人情況。我問那個男的,病人叫什麼,在哪裡,病人哪裡不舒服。他沒有回答。我又告訴他先去掛號,然後他就衝著我吼‘你再說一遍’,這句話他重覆了兩三次。”袁振民說:“後來他就從分診台外面衝進來,打了我一拳,我的眼鏡碎了,臉上留了很多血。”
   蓮花派出所民警趕到現場後處理。25日,警方對打人者楊某某予以行政拘留10日並處500元罰款。
   打人者寫下道歉信盼原諒
   2月26日,打人者楊某某手書一封道歉信,希望取得袁護士的原諒。
   信中寫道:“本人於2014年2月25日凌晨酒後陪同朋友到北大醫院急診室看病,由於酒後情緒過於激動,我對袁大夫(記者註:實際為護士,下同)進行了推打並導致其眼部受傷流血。事發後我感到非常的愧疚與後悔。首先在這裡我先對因為我受傷的袁大夫表示深深的歉意。‘對不起’,請您能夠原諒我這次的行為,我終生感謝您的寬容,併在將來的生活中引以為戒,時刻提醒自己保持清醒。袁大夫,再次請求您能寬容我這一次衝動行為,感謝您。”
   楊某某也表達了對醫院和社會的歉意:“由於我個人衝動導致醫院正常營業受到影響,也在全社會中起了不好的作用,我在此請求醫院與全社會也能給我一次機會,我已充分認識到我自身的原因與錯誤。此次事情結束後我將在將來的生活中恪守社會規則,遵守國家法律,認真地學習更多的法制,做一名對社會有貢獻的中國公民。”
   昨日,袁振民的右眼仍蒙著紗布,他的同事都慶幸眼鏡玻璃碎片沒有傷到他的眼球,只是劃傷了眼瞼。袁振民說,25日凌晨,他被楊某某打傷後,楊某某看到袁振民臉上血流不止,說了兩聲“對不起”。看了道歉信,是否原諒楊某某,袁振民表示要看楊某某道歉是否誠懇。
   人大代表譴責傷醫行為
   袁護士被毆,距市兒童醫院急診科醫生曾祥士被打不足一個月,連續兩起傷害醫護人員事件引起人大代表關註。昨日,麥慶泉、楊勤等15位全國、省、市、區人大代表到北大深圳醫院調研,力圖找出防止此類事件再次發生的辦法。同時出席的還有醫療系統、公安系統的工作人員及法律界人士。
   市人大代表楊勤說,任何情況下,在醫院實施暴力都不可容忍。“在香港,辱罵醫務人員要被罰款,毆打醫務人員可被判進監獄。這次福田警方對打人者按治安條例上限給予行政拘留10天的‘頂格處理’,值得稱贊。”
   全國人大代表麥慶泉認為,“深圳一個月內連續發生兩起傷醫案,政府是否為市民提供了足夠的醫療服務?醫生護士是否受到了足夠的保護?人大代表來醫院調研,不只是代表醫院和醫生,我們代表全體市民。減少傷醫案發生,讓醫護人員受到應有保護,市民就醫才會更順利。”
   市人大代表王曉瀘認為,楊某某應公開向袁護士道歉,袁護士也可以就此提起民事訴訟,要求楊某某賠償醫葯費和精神損害。
   傷醫事件頻發原因複雜
   多名人大代表認為,現有法律對打人者的處罰太輕,起不到有效震懾,應修改法律,或立法從重處理傷害醫護人員者。
   但深圳大學法學院教授吳學斌認為,現有刑法和治安管理處罰條例對處理現有傷醫行為已足夠。此次事件中,被傷害的是醫生,但醫生也是公民。如果醫生被打就單獨立法,那記者、教師、警察、律師被打,是否也要單獨立法?吳學斌認為,沒有必要另外立法。
   為什麼傷醫事件屢屢發生?吳學斌認為有很多深層原因。一是現在社會上戾氣很重;二是打人者本身可能有性格缺陷;三是醫護人員在與患者溝通中是否存在不足。在法律研究人士看來,犯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病人,有不少人有性格缺陷。如果要求公安機關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是做不到的。如法律不允許盜竊,但盜竊還是會發生,無法杜絕。
   吳學斌說,司法機關對傷醫事件“零容忍”,司法機關對傷醫案要處理得非常及時,要讓行凶者感到打了人惡果馬上就會出現。此外,醫生也要在醫療技術和溝通上不斷提升。
   市人大代表、廣東廣和律師事務所律師童新也認為,沒有必要修改法律,關鍵在於司法機關嚴格執法。“不對肇事者姑息,在現有法律框架下嚴格執法,就能起到作用。此外,醫患矛盾從根本上說是供需矛盾,政府在醫療資源方面的欠賬要儘快補上。”
   醫護人員希望增加保護措施
   北大深圳醫院黨委書記陳芸透露,今年以來,該院發生的傷醫案已有5起。
   如何減少傷醫案發生?有人大代表建議,市醫師協會應建立“黑名單”制度,將發生在醫院里的傷醫事件肇事者列入其中,向社會公佈;在分診台加設欄桿和門禁,非工作人員未經允許不得進入分診台。
   部分醫生護士認為,加設欄桿等,可以起到一定保護作用,但醫生護士免不了要與患者近距離接觸,如輸液、診察,根本辦法還是要增加醫療資源。
   市醫師協會會長楊卓欣介紹,全市97%的傷醫事件發生在三級甲等醫院,卻極少發生在社康中心。他認為,原因有二:
   一是說明深圳大醫院、優質醫療資源不足,醫生護士加班加點,病人也看不完,醫生護士忙於診療工作,也沒有太多時間與病人溝通。社康中心就好多了,醫護人員有足夠時間跟患者交流,回答患者疑問,避免了誤會和糾紛的產生。二是醫保要實現全覆蓋,讓醫生和病人不再因為醫療費的問題發生矛盾。“解決了這兩個問題,醫患矛盾肯定能緩解。”楊卓欣說。
   在昨日的會議上,市衛生計生委副主任許四虎、市醫管中心副主任鄭國彪均對傷害醫務人員的行為表示譴責。市醫管中心將與醫院一道,幫助當事護士追討正當合法權益,並通過加強矛盾糾紛排查、完善治安巡防網絡、健全警醫聯動機制等手段進一步保護醫務人員的人身安全。
   據悉,截至26日晚上7時記者發稿時止,福田警方和袁振民均表示未取得法醫鑒定最終結果。如果法醫鑒定結果為“輕微傷”,警方可依據治安處罰管理條例對打人者處罰;如果鑒定結果為“輕傷”,則可對其追究刑事責任。  (原標題:人大代表調研傷害護士案)
創作者介紹

情感關係

kletmlqlxb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